James WATT 屈志仁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Antiquities and the Study of Antiquity
博古與考古

屈志仁教授先就中國收藏歷史作出介紹,他提到收藏家早在宋代出現,他們收藏文物的目的,一方面為研究,另一方面為賞玩。元、明兩代,中國藝術發展出雅俗觀念,認為工匠藝術庸俗,文人藝術高雅,它也成為了收藏家的審美觀。至清代乾嘉時期,金石學家收藏書畫、文物作學術研究之用,再次強調收藏與研究均同樣重要。

發展至現代,我們可以把中國收藏與博物館歸納為三類:第一類是近代金石學家和書畫收藏家的私人收藏;第二類是宮廷收藏,即故宮舊藏,這類藏品主要反映乾隆的個人愛好;第三類是地方博物館,主要靠考古出土文物為藏品。

同時,現代博物館面對兩個主要問題。首先,現在大部分博物館與考古分開。考古成為了一門獨立的學科,輔以人類學、社會學等學科理論來詮釋,但卻與歷史、典章、名物制度及藝術等研究文物學科脫節。另一方面,藝術史學者只重視和鑽研理論,忽視研究博物館收藏的重要性。面對考古學家及藝術史學家的忽視,甚至批評與挑戰,博物館應如何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