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 Jo-Hsin 嵇若昕
National Palace Museum
國立故宮博物院

The Archives of Imperial Display in The Palace Museum and Some Objects in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陳設檔案中的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品舉隅

從2009年底開始至2010年上半年,承「利榮森紀念交流計畫」贊助,於北京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北京故宮」)進行為期五個月的考察與研究,主要是對於國立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台北故宮」)的藏品溯源。

北京故宮圖書館所藏內廷陳設檔案有數百種,居停期間就台北故宮藏品內容與個人研究偏好,查閱了近百種的陳設檔,最早的有康熙三十三年(1694)正月建立的《(坤寧宮)陳設帳》,最晚的是宣統十六年(民國十三年,1924)八月(農曆)建立的《王、羅大人提出古銅冊》,同年陽曆十一月五日末代皇帝溥儀就被請出宮了。

除了收購與接受捐贈的新增文物外,台北故宮藏品主要承繼原(北平)故宮博物院與原(南京)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的文物,後者有一大部分是原來貯存於瀋陽奉天行宮與承德熱河行宮的文物,前者則是原來收藏在清朝宮廷內院的文物。前者也是台北故宮收藏品的主要來源,幾占院藏品的九成。因此,北京故宮所保管的清代內廷陳設檔案中所列文物,有不少目前貯存於台北故宮。藉由這些陳設檔案,可進一步瞭解台北故宮藏品貯存於清宮的情形,本文僅舉二例論述,即康熙朝玻璃胎畫琺瑯牡丹藍地膽瓶(故瓷17588)與養心殿後殿竹絲小格百式件(故雜1284)。清代中後期至(北平)故宮博物院成立之初,前者貯存於乾清宮的庫房-端凝殿,後者則陳設於清世宗雍正皇帝及以後諸帝的寢宮-養心殿。

從北京故宮現存六本乾清宮庫收琺瑯器陳設檔案可知,康熙朝玻璃胎畫琺瑯牡丹藍地膽瓶是清朝唯一一件收貯在乾清宮庫房-端凝殿的康熙朝玻璃胎琺瑯器,或即意味著清帝認為它是康熙朝玻璃胎畫琺瑯製作工藝的最高成就。

因為養心殿長期做為清帝的寢宮,皇帝居停於紫禁城內時,置身養心殿的時間最多,遂處處可見供皇帝幾暇怡情的百什件。其中「清 竹絲纏枝番蓮多寶格圓盒」外型相對輕巧又多變,可呈圓筒形,可呈一字形屏風式,又可呈正方柱體!拉開小抽屜,或見小畫卷,或見小冊頁,還有可360°轉動的立柱形屜格。一一比對內貯文物可知,「清 竹絲纏枝番蓮多寶格圓盒」就是陳設檔所指稱的「竹絲小格百式件」,清季收存於養心殿。在現存廿六種養心殿百什件陳設檔冊中,僅《養心殿後殿竹絲小格百式件》的封面黃簽顯示出其於道光十九年建立檔冊時陳設於養心殿後殿,後卻移置於東暖閣,顯示出其與眾不同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