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Lizhong 凌利中
Shanghai Museum
上海博物館

New Light on Wang Yuanqi and Dong Qichang: Two Works from the Shanghai Museum
上博藏王原祁、董其昌作品研究的啟示

王原祁(1642-1715)《題畫稿墨蹟》冊發現後,對近百年來學界所熟知的《麓台題畫稿》、《王司農書畫錄》二書予以重新審視,得出如下結論:上述諸本中,《司農本》內容最為齊全,共收214則,其中第1則的標題為《墨蹟冊》所無,而第31則、33則、34則為諸書皆無收;但該書存在諸多脫漏誤識,以及標題小注遺漏甚多且未忠實於原著等問題。《麓臺本》內容雖不全(共收56則),脫漏字亦夥,但該書將源於《墨蹟冊》全本的《前刻本》中為諸書所無的另外48則畫論予以刊刻存世,且著錄方式較之《司農本》更忠實於原著,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墨蹟冊》共收畫論32則,是王原祁題畫稿部分原著墨蹟,其中的24則畫論為《麓臺本》無收,並可替代《司農本》,另外8則畫論可校正《麓臺本》之舛誤,第25則為諸本所無;且該冊較之《司農本》之輾轉編輯,對王原祁??畫論的確切內容、形成過程、書法風格、畫論貢獻的研究之價值和意義,尤顯重要而彌足珍貴。且對《墨蹟冊》、《麓臺本》、《司農本》與傳世尚能獲觀的作品四者關係的梳理,在鑒定王原祁作品真偽時是不無啟示的。本案的介紹,是博物館藏品研究,對促進中國美術史得以進一步深入研究的佳例。